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市场观察需求转暖菜粕能否守得云开见月明弯梗菝葜

发布时间:2020-10-18 16:58:06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市场观察:需求转暖菜粕能否守得云开见月明

除了面积、产量下降的影响之外,菜油小榨占比的不断提高也直接导致菜粕产量的减少。

2014年4月,两湖地区尤其是湖北地区遭遇连续阴雨天气,使得油菜单产蒙受较大损失,加上临储政策出台过迟等问题,菜粕期货1409合约走出了一波从2400元/吨到3118元/吨的上涨行情。今年,随着长江流域油菜进入开花期,影响新季油菜籽产量的关键时期再度来临。新季油菜籽产量如何?下游备货情况怎样?油厂、饲料厂对后市的判断和应对策略有何变化?相近的时间节点,同样的区间振荡前奏,今年比去年更低的起始价位,菜粕期货能否再现去年的上涨行情?带着这些问题,3月19—24日,期货日报记者赴湖南和湖北两地进行了实地考察。

油菜:种植面积“缩水”

记者从武汉出发,途经荆州、荆门、岳阳等地,一路上发现除了受政府扶持力度大的沙洋地区之外,所到之处的新季油菜播种面积几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油菜种植面积的下降一部分是受到小麦争地现象影响,还有一部分是田地撂荒。”荆州当地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荆州油菜种植面积同比减少两成以上,特点是成片种植面积减少很多,原先传统的油菜种植区块有相当一部分被小麦替代。”中纺湖北公司负责人说。

“世界油菜看中国,中国油菜看湖北,湖北油菜看荆门。”业界的这一评价,形象地道出了荆门油菜产业的地位。中国是世界油菜种植大国,在最适宜油菜种植的长江流域,种植面积占全国的90%以上,占全球的近四分之一。荆门又是长江流域最核心的油菜种植区域,常年种植面积达200万亩,占湖北省油菜种植面积的近四分之一,全国的六十分之一,平均亩产量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5倍。荆门油菜籽年产量达35万吨,是湖北省“一壶油”工程的重要基地。可如今,荆门的油菜种植面积也有一定程度的减少,这直接导致农民的收益“缩水”。

记者了解到,小麦和油菜属于同季作物,同样是前年10月前后播种,来年5月收获油菜,晚10天左右收获小麦。而小麦的种植效益高于油菜。

国海良时油菜分析师许晓燕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小麦、油菜的种植成本相差无几,但由于收割期小麦的机械化程度高,而油菜是人工收割,因此费用相比小麦要高。而收益方面,按照一般单产水平下,小麦亩产800斤、油菜籽亩产300斤、2014年小麦托市价格1.18元/斤、2014年油菜籽收购价2.55元/斤来计算,小麦每亩收益要高于油菜179元。

实际上,种油菜更为费时费力,人工负担明显重于小麦。“小麦的田间管理明显较油菜轻松,再比如小麦的种植基本已达到全部机播机收,省力且效率高,而油菜目前湖北地区机械化程度大概在三成左右,且机收要面临损耗大、油菜未充分成熟的问题。”许晓燕说,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真正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户明显趋于老龄化,鉴于种植、田间管理、收获等人工负担的明显差异,不断有传统的油菜种植户改种小麦。

在行业人士看来,农民减少种植油菜面积的原因是国家政策导向差异。小麦作为主粮品种,是我国重要的战略储备物资,地位不可动摇,国家明确表示将继续实行最低价格收购政策。而反观油菜,国家是否将对油菜实行目标价格补贴制度还是未知数,政策上的不明朗也使得农民种植油菜的积极性受挫。

眼下,要如何提高我国油菜主产区农民种植积极性,维护油菜种植面积稳定,除了国家政策应尽快明朗之外,沙洋县的一些成功经验值得借鉴。据湖北当地油企人士介绍,湖北省对油菜主产市县都给予一定的种子、农机具补贴,但比重不同,沙洋县作为湖北油菜种植大县,享受到的补贴比重较大。在政策扶持下,当地农户仍保持着对油菜的种植热情,从而保证了稳定的油菜种植面积。

“除了政策扶持之外,加大对农户在种植成本、资金等方面的补贴刺激也是可行的办法之一。”许晓燕说。

记者发现,争地是经济利益驱使下农业生产中永恒的话题,前有大豆和玉米争地,后有口粮和经济作物争地。两湖地区近年来遭遇的小麦和油菜争地问题已日渐突出,这在源头上极大地威胁了国产油菜产业的发展,值得引起重视。

油菜籽:产量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一般来说3月中下旬,油菜开始进入盛花期,长势及后期发展决定新季油菜籽最后产量。

湖北钟祥地区某油脂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钟祥地区油菜3月中旬开始进入花期,一般持续半个月后进入角果成熟期,最后于5月上旬开始进入收获期。在油菜进入开花期后,由于低温降雨天气等影响,授粉失败就会产生败育的情况,造成单产损失。

在考察期间,湖北地区有降雨出现,记者在田间看到已经有偶现的败育情况,但目前尚未对整体单产造成明显的影响。从截至目前的监测数据来看,今年的单产情况好于去年,属平年年景。重点要关注后续天气发展,若持续降雨,败育情况继续增多,可能再次造成减产。

开花期后的角果成熟期,重点要关注油菜籽的千粒重,而此阶段,光照是重要的天气条件。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去年正是由于角果成熟期出现了长达半个月的降雨天气,造成最后产量下降达20%。实际上,光照长短决定油菜籽中油脂与蛋白的结构,光照越长,千粒重越大,含油率越高,相应地,蛋白含量就降低。角果成熟期之后,一般5月上旬开始,油菜籽进入最后的收获期。

上述油脂企业负责人介绍,2006—2008年企业不参与收储时,最早于5月8日开秤,今年由于收储或天气等原因影响,或会在5月20日前后开秤。值得注意的是,收获前期仍需继续警惕天气带来的不利影响,最重要的就是降雨,降雨会使得新收油菜籽迅速发芽,造成最后时刻的产量损失。

在许晓燕看来,若要预估今年的新季油菜籽产量,从截至目前的生长情况看,湖南、湖北地区油菜籽主产区的单产好于去年,但由于后期还需要继续经历角果成熟期及收获期,天气预报情况亦不乐观,因此最后的单产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国家临储收购政策:悬而未决

近年来,国家油菜籽临储收购政策以维护市场价格稳定,保护农民种植收益为主要目的。但在国际油菜籽价格因供应宽裕而不断下跌、国内临储收购价格却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严重的内外价格倒挂使得国产油菜籽加工企业经营陷入困境,国家面临高成本临储菜籽油出库难的问题,同时由于农户实际油菜籽售价也远不及临储收购价格,并未完全享受到临储托市的保障。但是,取消临储收购又会使得农户彻底放弃油菜种植。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油菜籽临储收购政策何去何从?

行业资深专家介绍,我国的油菜主产地过于分散,种植户面积都较小,油菜籽直补的难度明显大于棉花等品种。对于市场关注的今年新季油菜籽临储收购政策,该专家认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确定棉花、大豆直补试点范围不扩大,意味着今年国产油菜籽确定不会改为目标价格补贴政策。

如果今年油菜不改为目标价格补贴,今年油菜籽是否还将延续去年的政策?

该专家表示,目前可行的方案有三种:一是中储粮继续临储托市收购,但是收购价格可能下调,由前两年的5100元/吨降至4700元/吨或4800元/吨;二是中储粮不再收购,由市场主体自行收购,农发行给予市场主体充足的贷款,由中储粮给利息补贴;三是不收购,完全放开。

记者从消息人士处得知,今年油菜籽临储托市收购政策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过第一种方案可能性较大。“今年若继续临储收购,参与省份将减少,2014年共有13个省参与托市收购。”

记者在考察的企业中发现,较之以往明显不同的是,相对菜籽油,企业更关心菜粕的定价及销售的具体政策。当前,在全球植物油走弱、饲料养殖业相对较强的大环境下,菜粕已经取代菜籽油,成为油菜籽压榨定价中的主要驱动性因素。对于菜粕的政策,2014年中储粮实行上收菜粕所有权,自行定价销售,但由于时效性、定价合理性等因素造成了较大的损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表示,中储粮今年不会像去年一样上收菜粕所有权,“今年菜粕的政策,可能会恢复为类似2013年的政策,即菜粕销售权重新交还给代收加工企业,中储粮仅结合市场实际情况给出指导价”。

如今,油菜籽的临储收购政策悬而未决,而当前油菜籽距离上市不到两个月,新季国产油菜籽政策的扑朔迷离,使得后期市场的不确定性非常大,同时也加大了各方主体判断后市行情的政策性风险。许晓燕认为,尽管目前政策仍不明朗,但是如果今年中储粮制定的政策再度刺激菜粕价格短期大涨,则将是做空下半年趋势的机会。

菜粕:消费量萎缩

在“菜籽—菜油—菜粕”产业链上,市场价格风险累计原本最大的是油脂压榨企业,但由于国家的临储收购政策,行业风险集中到了菜粕一个品种上,这也使得整个产业链上菜粕的价格波动较大。

菜粕命运的起伏跟豆粕尤为密切。当豆粕和菜粕价差缩小至一定程度时,饲料厂会选择性价比较高的豆粕来替代菜粕。

从去年开始,水产饲料中菜粕的添加比例已经从之前的30%—40%大幅下降至20%以下。湛江某饲料企业相关人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目前沿海地区水产饲料中菜粕的添加比例在17%—18%,个别更灵活的小厂已经调到了15%,并有进一步下调的趋势,“没有哪种饲料原料是不可替代的,只是大厂调整配方不会一次性到位”。

事实上,目前由于水产饲料配方调整,菜粕消费量已经大幅萎缩。“从理论上比例可以降至0,所以还有很大的减少空间,但是由于8%—10%的‘下限’论仍有很大的争议,因此,一些大企业为了保证产品的稳定性,还是有8%—10%的刚性添加比例。”国内某大型饲料企业负责人表示。不过,也有饲料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认为,只要豆粕和菜粕的价差合适,菜粕可以完全用豆粕替代,不过,是否有这么大的替代空间仍有待验证。如果按照目前的添加比例,降至8%极限水平的话,未来会有150万—200万吨的菜粕需求减少。

下游对菜粕需求的减少取决于当前豆粕和菜粕价格是否合理,而菜粕的供应减少缘于油菜籽种植面积的减少和菜油“小榨业”迅猛发展。再者就是菜油“小榨业”迅猛发展,“小榨业”生产出来的小机饼在饲料厂并不受欢迎。

据了解,小机饼指油菜籽经小榨出油后剩余的残渣,也称小机粕。菜粕主要作为饲料原料消耗,小机饼理论上同样用于饲料生产,但是,由于小榨压榨过程中特有的高温处理,蛋白变性造成蛋白溶解度降低,使得饲料厂一般都不愿意采购小机饼作为饲料原料。

这个问题记者在一些受访油脂企业负责人处也得到证实,目前市场上还有相当数量的小机饼库存难以消化。“今年小榨油厂爆发性增加,小机饼在未来两年仍将不断增长。”奥星粮油集团董事长梁红星说,湖南地区小榨比例已经达到50%。

在考察中记者发现,在目前的油菜籽产品体系中,市场主体更为关注菜粕。除了面积下降、产量下降的影响之外,菜油小榨占比的不断提高也直接导致菜粕产量的减少。从菜粕供应方面来说,将给予菜粕价格一定的支撑。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长沙治疗生殖器感染的医院

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