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总统府子超楼前雪松的故事或暗喻林森

发布时间:2021-01-06 12:28:48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南京总统府子超楼前雪松的故事 或暗喻“林森”

很多人都知道,“总统府”子超楼前有两棵参天雪松,因为是当年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手种植而闻名。如今只有西边一棵仍枝繁叶茂,那为什么“总统府”的历史专家要说,楼前树木依然成“林”呢?

两棵雪松与“品”字形子超楼,暗寓“林森”?

“总统府”内的许多建筑都是当年林森任国民政府主席时所建,子超楼是其核心建筑。1934年12月,国民政府在中轴线北端拆除原有文书局办公平房,始建该楼。新楼摒弃了中国宫殿式大屋顶式样,立面采用建筑平面组合与立体构图,中间高、两边低,左右对称,主体5层,中部6层,如此之高,实为当时少见,尽显威严气派。次年3月12日,林森在该楼工地前亲手种了两棵雪松。据说,这树苗是从印度进口,以寸计金,价格昂贵。

很多人都说,双木为“林”,而子超楼上小下大呈“品”字形,正像是一个“森”字,所以两棵树加上一幢楼,正好寓意“林森”。这种说法流行至今。不过,在了解林森性格的历史学者们看来,这应该是牵强附会的巧合。

林森,字子超,生于1868年,1905年加入同盟会,1912年任南京临时政府参院议长。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林森的元老地位渐渐凸显。1931年底,林森以“德高年劭”为国民党内各派认可,成为国民政府主席。但此时的国府主席已被蒋介石架成了虚职,不负具体责任,也没有什么实权。对此,林森笑侃道:“我的地位相当于神龛中的神位,受人景仰而不失其威仪,自然能保持庙堂之肃穆,家宅之安康。若神主显灵,则反倒一室彷徨,怪异百出。”

曾经有人在小报上,以“林子超,国府主席,连任国府主席,林子超然”为下联,应对民间“易君左,闲话扬州,引起扬州闲话,易君左矣”的上联。对此明显讽刺之举,林森知道后只是淡淡拂须一笑。其实这下联正应验了林森“超然处世”的态度。

以如此“超然”的性格,怎么会煞费心机地专门种两棵树来吹嘘自己呢?事实上,在民国时期,许多办公楼前后均种有高大乔木。而林森又是喜欢种树养花的人,当年只要有植树活动,他总是尽量前往参加,还留下了不少植树的照片呢。

长势不好,和当年残留建筑垃圾污染土壤有关

文书局办公楼1935年12月竣工,1936年正式启用,是国民政府的办公主楼。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办公室,就在三楼东南的套房。后来,这里也是总统府大院内最高主官的办公场所。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由重庆还都南京,为纪念1943年死于陪都重庆的林森,将这幢国民政府办公主楼冠名为“子超楼”,并在林森手植雪松旁,立了“林森手植”石碑。

子超楼前的这两棵雪松因此更加得到重视,名气大增。70年后,它们均长到了20余米,胸径达约2.3米,成为参天大树,其枝叶已覆盖到了子超楼的台阶上。

然而,本世纪初,这两棵雪松长势开始衰落,枝叶稀疏、叶色不正、针叶短细。雪松在原产地喜马拉雅山西部能长到75米。此时“正值旺年”的雪松,为何长势不好呢?

这和生长环境有一定关系。雪松是浅根树种,宜在肥沃中性到微酸性土壤中生长。而当年,子超楼是在拆除平房后原址兴建的,大量的建筑垃圾就掩埋在楼前地下,石灰地坪经雨水淋溶,使土壤呈碱性。这便对雪松的生长产生了不利影响。

几年前,经多方专家会诊,有关部门制定了雪松救治方案。他们从雪松根部地下一米挖出了一层熟石灰,清理出石砖等建筑垃圾约10立方米。然后回埋营养土,通过有计划地换土施肥,并不断地输液,以保证营养供给,延续寿命。那些日子里,雪松上挂着的那些瓶子,还曾令许多游客不解,停下细细地询问究竟。

经过工作人员的精心医治养护,西边的雪松得以“起死回生”,现又已枝繁叶茂。然而东边的那棵雪松因“病入膏肓”,于2005年确认已死。近期为确保安全,此树被砍去了树身,原地只剩下高约一尺的根桩。

这是眼下广为流传的“林森在子超楼前手植雪松”的一张照片。不过,应该是后人PS出来的。此片中,林森手持铁锹居右,另一官员居左,两人中间的竖碑上清楚地写有“国民政府文书局大楼工地”字样。但这几个字的清晰程度,很明显要高于周边景物。同时,从周边环境看,有点空旷,也不像是在总统府大院内。从片中林森穿着神态看,倒有点像是在总理纪念日参加植树时所拍,地点很可能在市郊。

好在,如今的子超楼前,树木依然成“林”。因为当年建子超楼时,从北到南在楼前还对称植有两棵女贞、两棵紫藤和两棵白皮松。换句话说,那两棵雪松还有6个“兄弟姐妹”。只是因为两棵雪松的名气太大,其他的树木便少有人提及。而事实上,这6棵树中,有4棵都还健在,且长势良好,均被南京市定为古树名木。

楼前的两棵白皮松,西侧的一棵早已死去,后在原地补种了一棵。而东侧的那棵长势良好,现已是南京最年长的白皮松,古树名木编号为“190”,略向西侧路道倾斜,有明显主干,在离基部约一人高处分成多枝散干,高约14米,地径43厘米,胸径42厘米。白皮松是名贵的观赏树种,树皮褐白相间,苍翠挺拔,树形多姿。白皮松耐贫瘠土壤,但生长缓慢。

楼前的两棵女贞,在南京古树名木编号分别为“195”、“199”,高分别达16米、18米,地径分别约为60厘米、50厘米,胸径均约42厘米。

楼前东侧紫藤长势也良好,古树名木编号为“263”。西边的紫藤“英年早逝”,后补种了4棵,但它们的树荫还是不及东侧老紫藤的面积大。这些紫藤形成的树荫,现成为游客喜爱的休息场所。炎炎夏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比较一下,在东西两侧紫藤下纳凉是否有不同的感觉。

干细胞机构

nk免疫细胞疗法 价格

北京比较好的干细胞医院

北京肿瘤医院免疫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