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晨曦里的背包工ampnbsp肩挑百斤货物扛起整个家庭【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07:11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背包工们“搭把手”,让工友顺利扛起百余斤重的包。

每送一个包,背包工都会在本子上记下账目。

侯贻尧说干活要消耗很大的体力,每天的肉菜是少不了的。

罗运生一车拉了将近800斤重的4个包,在运送过程中险些掉落,他连忙扶正。

红网时刻株洲8月8日讯(记者 曹缇)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城市开始苏醒,街道吵闹声、商贩叫卖声、汽车鸣笛声渐渐喧哗。很少有人能注意到,眼前这片被晨曦普照的株洲市,穿梭着一群身穿马甲工作服的人,他们每天要靠人力扛起百余斤重的货物,他们被这座城市称为――背包工。

送完一个包马上就能拿到钱

凌晨5点,天还没亮,侯贻尧就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粉红色的折叠自行车和这个将近60岁的男人搭配在一起的画面显得有些滑稽。侯贻尧腼腆地解释:“这本来是给大孙女买的自行车,家里离背包的市场有几公里远,天气太热了。”

侯贻尧是湖南衡东人,原本在家务农,一年到头来也没什么收入。1984年的一天,他和同村村民一起来到株洲找工作,后来,他跟着到了芦淞大市场当起了搬运的背包工,为芦淞市场群的经营户搬运衣服、皮具等货物,一干就是20年。

赶到芦淞大市场,侯贻尧的几个工友已经在门口陆续卸货,他所在的背包工小组有将近20个人,其中年纪最小的是40多岁,每天由他们手推肩扛的货物有数十吨。而据侯贻尧介绍,整个芦淞市场群有数百个背包工,其中年纪最大的将近70岁,能扛起一个近百斤重、一个人高的包。

“年轻的时候,我能扛起一个两百多斤的包,一口气爬上5楼。”说话间,侯贻尧很是得意,他清楚记得,10多年前,他背的这个包赚了20元钱,“送完一个包马上就能拿到钱,当时用这笔钱给家里买了些肉菜,改善下伙食。”

上午7点到10点是货物最多的时候,侯贻尧在这期间已经送了17个包,他在本子上一一记下每笔数字。5元、10元、15元,等到货物不多时,他才去经营户那里结算,“先办事后付款,在这里干了20年,基本上所有的店铺老板我都熟,不担心不给钱。”

但侯贻尧惆怅的是,在市场最景气的时候,背一个包赚的钱比较多,如今,送一个百斤重的包,平均只有5元钱。

肩膀长期负重,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

烈日逐渐当空照,闷热也席卷了整个芦淞市场群。虽然在搬运的过程中,背包工们是把货物扛到装了空调的市场内,但个个都是汗流浃背。

“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作为“资历”较老的背包工之一,侯贻尧对背包行业的点滴变化深有体会。他说,以前的芦淞大市场没有电梯,现在五楼和六楼装上了直达电梯;以前整个芦淞市场群的开门时间是凌晨5点,从今年7月1日起,统一推迟开门时间到早上7点,每天可以多睡1个多小时。

虽然几十年来,背包的工作环境稍微改善,但肩膀长期负重,也在每一个背包工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侯贻尧指着肩上的疤痕说:“背完包回到家里,肩上全红肿了,严重时还会脱皮,长期就形成了疤。我习惯用左肩背包,左肩就被压低了。”

为了给身体做“保养”,每个背包工都会在家里备一些膏药、红花油之类的物品,侯贻尧家的抽屉里就存放了不少,“要想长期干下去,就得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虽然只能买一些简单的医疗保健品,但对治伤也有一点用。”

上午11时许,芦淞大市场门口的货物大部门搬运完毕,侯贻尧准备买菜回家做饭菜。他和工友们分摊完工资,拿到了150元,“人老了,不能做太多重活了,一些年轻一点的背包工会继续干活,到下午5点左右下班。”尽管今天气温不是特别高,但侯贻尧因为背包用力,汗湿了整个背部,衣服都已经黏在身上。

骑着孙女的自行车,经过一个菜市场,侯贻尧花了9.5元买了蔬菜,又花了33元买了排骨,他笑着说:“每天的肉菜是少不了的,因为干活要消耗很大的体力,家里有一个86岁的老父亲,还有两个在读小学的孙女,都需要补充营养。”

背包工作钱少活累但都无法转行

与侯贻尧所在的芦淞大市场不同的是,今年55岁的罗运生所在的南大门小商品市场都是用板车来拉货,但他们每拉一车的货,重量都有700多斤。

“每车固定抬4个包,每个包不论重量大小,固定5元钱工资。” 罗运生说,他最重的时候拉过一车将近千斤的货。但一天下来,他也只能挣100多元。

钱够花销吗?罗运生的回答是否定的,他算了笔帐:每天早餐要花6元来吃粉,中餐要花12元吃饭,买2瓶水要6元,抽烟要10元,房租费10元,还要交10元的市场管理费。就是在这样的拮据中,罗运生扛起了整个家庭,他将一双儿女抚养长大,并送他们读完书。

如今,罗运生的一双儿女都在广东工作,并成家。罗运生和他的妻子在附近租了间简易的房子,每月房租300多元。他盘算着,再多做几年,等到背不动的那一天就回攸县老家。

在记者的调查中,每个背包工都认为这份工作钱少、活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表示想转行。“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隔行如隔山,背了几十年包了,其他工作也不会。”这是背包工们一致的想法。

下午5时许,随着芦淞市场群的关门,背包工们一天的工作也结束了,第二天的凌晨,他们又将开始工作。多年来,背包工们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将每天必须上交的10元至20元的市场管理费降低或者取消。

相关链接:

多年背包生涯撑起家庭,想多赚点钱给儿子结婚

刚扛完百斤货,市场群一背包工突然倒地身亡

仙域奇缘破解版

傲世龙城游戏下载

江湖爆爆乐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