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多少血煤被私了神秘遮蔽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25:16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有多少血煤被私了神秘遮蔽

2006年初,辽宁省凤城市煤炭局以全市248家煤矿仅发生2起事故、死亡4人,煤矿百万吨死亡率达到安全生产先进水平,获得国家级煤炭生产许可依法监管先进集体。然而,这一荣誉的背后却隐瞒了多起煤矿事故。知情者举报这一地区煤炭行业“矿难频发”,有多名矿工死于矿难没有上报。凤城市隐瞒矿难的消息一经披露,立即引起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以及辽宁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辽宁省有关部门组成37人的调查组,对凤城市举报煤矿隐瞒事故案件展开调查。

调查组从2006年2月25日至3月14日,历时19天调查了凤城地区的5个乡镇、15个村、3个医院、2个殡仪馆,发现2005年凤城市隐瞒煤矿事故6起,死亡矿工6人;不属于煤矿隐瞒事故3起,死亡矿工4人;因伤病死亡矿工1人。另外,还有2名矿工分别死于两起煤矿事故,经多方调查证据不足,当时未下结论。

当地一家殡仪馆里两份有疑点的死亡证明,成为最早揭开凤城隐瞒煤矿事故的物证。死者周佩军、郑小龙的死因均是“山体滑坡”,而在他们的遗体冷藏协议书上,却清清楚楚地注明死于“煤炭事故”。

在另一名死亡矿工张金宝家,张金宝的父母说孩子是死于“脑溢血”。当调查人员提出想看看张金宝的照片时,张金宝的母亲再也忍受不住失子的悲伤,她失声痛哭,说出儿子是在“温洞村煤矿”被砸死的,那时张金宝结婚刚满4个月。

半月谈记者在凤城市不少干部群众中了解到,多起煤矿事故被隐瞒,表面上看是煤矿主为了逃避经济处罚,与死者家属私下达成了赔偿协议造成的,深层次却反映出凤城市煤矿生产安全监管“三级责任制”形同虚设,责任缺失。

煤炭局负有煤炭生产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审查报批、安全生产验收等职责,是煤炭生产安全控制体系中的核心之一。然而,凤城市原煤炭局长郎永文在短短4年时间里,收受贿赂数十万元,而对其辖区中2005年发生的多起煤矿事故不闻不问。

今年49岁的郎永文2002年1月起担任凤城市煤炭局局长。检察机关侦查查明,至案发时郎永文共有22次受贿事实,受贿金额40.5万元。

郎永文任凤城市煤炭局长期间,还收受多名煤矿主送的“过年钱”、父亲过生日、母亲去世以及去世一周年、三周年的“赶礼钱”等,共计22.7万元。对于所收金钱的数额、时间以及送钱人,郎永文都在一个本子上一一详细记录。

从检察机关侦查的事实看,向郎永文行贿的全是当地的煤矿主,这些人出手大方,动辄送给郎永文上万元。

郎永文第一次受贿是在2002年9月,也就是他当局长8个月后,而且一次就是3万元。一位矿主证实,“2002年9月下旬,我把3万元钱放到郎局长家的茶几上,就出门走了,这3万元钱他始终也没退回来。”赛马镇一位矿主说,2004年夏天,他在郎永文家楼下一次就送给郎永文现金5万元。

2006年7月20日,郎永文被丹东市元宝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丹东市检察机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分析,主管煤炭生产的政府行政部门握有煤炭生产、安全监管的大权,对小煤矿的生产具有生杀予夺大权。因此,煤矿主看中了郎永文等人手中的权力,不惜血本,借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之际,达成权钱交易,互相利用。平时,郎永文们可以暗中插手煤炭生产、成为矿主的后台、靠山;一旦出了事故,他们自然会为矿主“保驾”护航。

表面看来,凤城市有着严密的煤炭生产安全控制体系:连续十几年来,凤城市煤炭管理一直实行生产安全监管“三级责任制”,也就是市政府与市煤炭局以及产煤的赛马镇、爱阳镇两个镇政府,分别签订安全生产责任状;凤城市煤炭局与赛马镇、爱阳镇政府的工业办公室,赛马镇、爱阳镇政府分别与产煤的村屯、煤矿主,也要层层签订责任状。然而煤炭生产安全监管层层把关,也没能阻止凤城市2005年内矿难频发、瞒报现象的发生。

凤城市煤炭局一位干部介绍,目前煤炭局掌握矿难事故有两个渠道,一是矿主上报,二是群众举报。一旦出现事故,矿主宁愿与死者家属私了,也不会上报到村镇两级政府。

在凤城市,煤矿事故“瞒报私了”对于受害人和矿主而言,都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样受害人家属可以及时得到一大笔赔偿金,矿主也因为瞒报而免除了被停产整顿、追究责任的后果。

以爱阳镇刘长久煤矿为例,这家煤矿隐瞒2005年11月29日10时工人马仁成死于冒顶事故,矿主刘长久当时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20多万元私了。其他5家隐瞒事故的煤矿同样也是用私了的方式,一次性付给死者家属不同数额的赔偿金。后来调查组依据有关规定,分别给予6家隐瞒矿难的煤矿15万元罚款、责令这6家煤矿停产整顿。

不少矿主都算过这样一笔账:煤矿出现事故,最高罚款为15万元,如实上报死亡1人,停产整顿3个月,经济损失最少也有100多万元,这种间接损失太大,不如拿出二三十万元与死者家属私了,更为合算。

当地哪家煤矿出了事,死了人,当地煤炭生产管理部门真的不知情吗?当地一位机关干部深谙个中道理,他说:“凤城哪家煤矿发生事故,死了人,矿主不上报,也有人知情。郎永文负责煤炭生产安全监管,他说不知道发生事故,不是真的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管!”

凤城市煤炭生产安全监管“三级责任制”,实际上成了让矿主自己监管自己。一旦发生矿难,矿主自己不上报镇政府,镇政府自然更不会逐级上报。因此,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认为,煤炭生产安全监管层层责任制徒有虚名,无形中促成逐级联合,瞒天过海。

美女制服诱惑

养眼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诱惑

美女性感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