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走后化石能源时代的新煤炭时代是必然的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15:37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美国走后化石能源时代的“新煤炭时代”是必然的

金融危机与高油价使美国多年坚持并实施的既定国策受到根本冲击,到了必须调整与根本改变的地步。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 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使用武力以保证石油源源不断地输入美国。尽管20年来,保证美国从中东地区安全获取石油供应一直是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认同的既定国策,然而近年来,包括美国政界领袖和商界精英对此外交政策均表示出了忧心忡忡和强烈的不安。

这给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它表明美国最核心的国策——“未来20年中东是美国石油供应的命脉”,需要一定程度的调整与改变。

问题调整与解决的关键取决于美国能否全面调整能源战略与能源政策,其核心是提高能源自给率和有效增加能源使用量。这是提高国力最有效的办法,将带动就业、减少外贸进口、平衡对外收支逆差、大幅带动投资热潮和金融复苏,同时也将缓解紧张的国际关系,有利全球和平。

美国经济与能源关系多年来表明,大约经济每增加1%需要能源增长达到0.5%~0.6%。对美国而言,在资源对创造财富的总体作用中能源约占60%~70%。资源较大程度依赖于外国不是大国之道,因此提高能源的自给率、有效增加能源的使用量是美国新一届政府必走之路。而提高能源自给率政策的核心,是美国将步中国之后,回归以煤炭代替石油的时代。

美国提高能源自给率有多种选择。多种选择会有不同结果,但是美国的现实需要尽快产生实效的办法与策略,因此在这多种选择中,全面和迅速启动“煤变油”是美国这种大国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的必由之路。生物能源、以粮代油的效果极为有限,仅能起到调剂与补充作用。美国目前的生物能源有可能解决0.3亿~1亿吨当量的石油能源,这需要大量使用休耕土地,按美国目前的亩产量,生产这些生物能源大约需要3亿~10亿亩土地,而出于经济和政治需要,美国还会保持大量的粮食出口。因此,真正解决问题必须要使用煤炭。其他新能源作用暂时有限,短期内无法起到具有影响力的作用。

美国是全球能源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其化石能源储量的95%是煤炭,大约2750亿吨可采煤,拥有全世界25%的煤炭储量,居全球第一,大约是现在美国可采石油资源的30多倍,相当于沙特能源的3~4倍,接近于现在全球石油能源当量。如果按照南非萨索尔公司(Sasol)目前1吨煤转换1.25桶油的标准计算,在美国现在每年生产10亿吨煤的基础上增加一倍产量,即20亿吨煤,美国可以每年减少15%的石油进口,也即减少每年1000亿美元的石油进口开支。如此大规模的煤炭与“煤变油”生产必将启动一轮大的投资热潮。 按每吨“煤变油”投资1900~2000美元计算,直接投资将达4000亿~8000亿美元的规模。

美国走“煤变油”将会采取三个措施。一是逐步推进措施,大约会在10~20年内完成2亿~4亿吨的生产体系。据美国能源部2007年公布的数据,美国目前已有11个煤变油项目在可研究阶段,2个项目在设计阶段,1个项目在建设阶段,预计2010年投产。美国还会大范围地实现煤炭代替化工产业中所使用的油气的产业结构调整。

二是国际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全面启动煤代油的国际能源机制,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国际能源经济与政治的均衡发展,其核心是与海湾石油国家的合作,以及中美能源合作。

三是逐渐全面接受、适应高油价的时代,并相应地调整美国的经济体制,美国将实现较大程度的产业复兴、较大程度地减少进口量,增加出口。在此基础上,美国可以回到一个以自己的资源为基础,回归到实现国家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道路上来。这才能真正地重构美国的大国地位。

美国全面启动“煤变油”将具有划时代意义,它与中国6年前启动的“煤变油”的进程具有同样的意义。这样的选择将历史直接推进一个新的大时代——后化石能源时代。美国过去一直不愿意作出这个选择,尽可能使用别人的能源,尽量少使用自己的能源一直是美国的基本国策,拉开“新煤炭时代”的大门就意味着过去辉煌历史时代的结束,开始了化石能源快速减少的历史。

后化石能源时代的初期,就是“新煤炭时代”。这与过去的煤炭时代具有显著不同:现在的煤炭将大量替代石油,支撑建立在汽车轮子上世界,支持高消费生活方式。选择这种“新煤炭时代”是一种痛苦的抉择,是用一种更严重的能源耗费机制代替一种能源耗费机制。而物理学规律决定,每一次能源转换就意味着大量的能源耗损,这一点深刻地决定了只要走上了“新煤炭时代”就必须走“科学发展”的道路,必须实现以最小资源量生产最大财富之路,必须走节约、循环之路,而不是速度为先的道路。“又好又快”是必然的选择。

美国走后化石能源时代的“新煤炭时代”还将产生一系列重大国际影响,资源有价原则将得到认同,同时也能推动高资源价条件下的外贸体制的展开,以获取最大利益。如果能实现,美国又将迎来一个黄金时代,美国也将变得更加和平,引起争斗的重要因素—获取海外能源已经相当程度消除。

在危机的背景之下,可以肯定美国走后化石能源时代的“新煤炭时代”是必然的。这也是美国最终解决这场“百年不遇”的危机的唯一办法和必走之路。而美国未来在能源战略上的变革前景,将给全球投资者、投机者带来一场持续多年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