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落榜生路在何方【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08:24 阅读: 来源:地漏厂家

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农村落榜生因为升不了学而流入社会,其中一大半是十五六岁的初中毕业生。这些还未成年的孩子的出路与成才,令人忧虑。

“种田不如老子,养猪不如嫂子,弄啥啥不成”,这是河南省某地形容农村高考落榜生回到家乡后尴尬处境的一段歌谣。这两年,虽然因为扩招等原因,大学的门槛已大大降低,但仍有不少农村高中生无法升学;他们有的在回到家乡后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而焦虑苦闷,有的因“无颜见江东父老”或不愿重踏“农门”而滞留在外乡。他们的生存状况,令人关注。

应当关注的,还有另外一个更为隐蔽的特殊群体——来自农村的初中落榜生。实际上,在大学不断扩容的大背景下,高考竞争的残酷性已经让位于中考,而被高中拒之门外的农村孩子的数量,也已超过了高校。

在许昌市教育局,记者看到了一组令人忧心的数字。在该市所辖的几个县、市中,初中升高中的录取率最高的不过47%,最低的只有22%。据该局负责人讲,这样的升学率在河南省各地都较为普遍。

记者随后在其他地方采访,证实了此言不虚。以淅川县为例,今年该县初中毕业生10619人,升入高中阶段继续求学的仅5416人,这意味着还有近半数的初中落榜生流入社会。这些孩子大多只有十五六岁,多数来自农村且不少家境并不富裕,落榜后的他们一无技术、二缺素质,如何才能走好以后的人生之路?

相比之下,高中毕业生已经有了较独立的人格,文化程度也较高,但正因为此,他们的期望值也更高。长期以来,我们的基础教育中教育与生产实践脱节的情况非常严重,这造成了一些“十年寒窗只求升学”的农村生一旦落榜后连简单的农活都不会干,家长忧虑,自己灰心;还有一些高中生不屑于再像父辈那样“脸朝黄土背朝天”,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结果一事无成。

尝试

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如果忽视初高中落榜生特别是农村落榜生的出路与成才问题,我们的教育仍然是失败的教育。

换句话说,教育是否成功,不能单纯以升学率为衡量标准,毕业生毕业后的去向如何、有没有成才,才是教育更应关注的结果。

为给广大初高中落榜生创造更多的就业与成才门路,一些地方和学校开始尝试各种办法。

从2001年起,禹州市开始对初三学生实行“春季分流”,将那些成绩较差、升学无望的“学困生”按照自愿原则,鼓励他们进入职高或职专,学习一技之长。此举实行后,一些对学习已经失去信心的同学在职高、职专中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技能课程,有的还从落后生一跃成为先进生,升入了对口的高等学府。

还有一些学校尝试在基础教育中渗入职业技能教育。红薯是禹州市朱阁乡的主要经济作物,围绕红薯开设的各种加工厂在当地很普遍。从3年前开始,朱阁一中在初二学生中传授制作红薯粉丝与果脯的工艺,初三时又利用课余时间带学生到当地的粉丝加工厂参观学习实际操作技术,使这些孩子落榜后经过短期培训,能很快找到并胜任适合自己的工作。

其实,在几年前,河南省教育厅已经开始在各地农村初中推广“绿色证书”劳动技能课程,遗憾的是,该教材的征订率并不高。在那些征订教材的学校,也由于受到应试教育的影响,不愿将该课程列入课程表,而是将教材发给学生自学了事,其结果往往是教材被“束之高阁”。

淅川荆紫关高中是当地如今仅存的一所乡级高中,也是唯一以开展职业教育为特色的普通高中。从1995年起,该校开始“两条腿走路”,在高二学生中开设种植养殖、家电维修、美术音乐、信息技术等选修课,并在高三分班,愿意升学的进入普通班,愿意学习技能的进入特长班。这种办学模式成效斐然,吸引了大批想学习一技之长的高中生,高三由最初的两个班扩招为8个班,升学率也逐年上升,今年全校专科以上升学率达到95%。

叶献平在高一时是班里公认的“问题学生”,经常打架斗殴,家长也管不了他。可就是这样一名“学困生”,却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长:吹笛子。高二时他在老师的劝说下报了音乐选修课,没想到一学学出了兴趣,人一下安分了,学习成绩也大为提高,结果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被录取到湖北师范学院。

对于常金红来说,是母校的特长班引导他走上了致富之路。常金红是荆紫关高中2000年毕业生,毕业后他利用在母校学习的养猪技术在村里第一个办起了养猪场,当年就获利1万多元。村里的其他人也在他的带动下纷纷效仿,到2003年,全村一半以上的人家盖起了猪圈,养猪成了该村的支柱产业。常金红以他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在农村,像他母校这样的教育方法更能让人接受,也更切合像他这样考不上学的农村落榜生的实际。

培训

对于打算从事非农业产业工作的初高中毕业生,国家规定应该对其进行1~3年的培训,并将这种培训称为“劳动预备制度”。可从河南省实行情况看,并不令人满意。

以禹州市为例,从2002年至2004年10月,全市在外务工人员从3.6万人激增到10.5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初高中毕业生;截至10月底,全市共计完成培训转移任务仅1241人,相对于10.5万人的庞大队伍,这个数字无异于“杯水车薪”。

由于培训经费有限,各地将对初高中毕业生的培训寄希望于各类职专职校与社会力量办学上。效果如何呢?

某职业中专杨校长告诉记者,公办职业教育目前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很多公办职业学校中专业设置与市场需求脱节的情况还比较严重,用办普高的思路办职高,使一些学生在职高学习3年毕业后,所学知识在实际工作中用处不大,不得不进行二次培训。用人机制、投资机制、收费机制的不合理,已经成为公办职业教育发展的瓶颈,也使职高长期处于低迷状态,生源情况普遍不足。

与之相对应,社会上各类民办职业培训学校办学方式灵活、培训周期短、见效快、实用性强,因此很受培训者欢迎。但受培训周期限制,这类培训往往是“应急培训”,并不能彻底解决初高中毕业生就业所需的技能要求。而且培训费用普遍高昂,对那些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加之培训的激励机制不完善,因此不能真正激发农村落榜生参加培训的积极性。

在采访中,不少学校校长提出了一个相同的问题:农村孩子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长期以来,我们的初高中学生只学习课本上的知识而无社会实践经验,一旦落榜回到家乡便四处碰壁;我们的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而忽视了教导孩子如何与人相处、学做“社会人”,使得这些孩子一旦进入社会便茫然失措、无所适从。朱阁一中刘校长认为,我们社会、家长、老师的成才与就业观都应该变一变了。以前,老师以一辈子教出几个大学生为自豪;以后,老师应该以自己的学生毕业后能否自立、能否实现自我价值来作为评判教育成败的标准。

刘校长认为,劳动技能教育、团结协作精神与不甘落后、不甘失败的品格,都是对农村学生进行素质教育的一部分。有了这样的教育,不管学生落榜与否,都不会无所作为。

雅安城市及道路照明资质代办仅此一家起重葫芦

盐山启用无人机巡查燃放烟花爆竹行为节流装置

泰国专家促禁用4种有毒农药大地

新疆膜下滴灌在布尔津县杜来提乡特别受宠王袁

相关阅读